丝瓜小视频h

【 .】,精彩免費!

天穹咆哮!

是的,在咆哮,怒號聲不斷。

許多真神都皺眉,天穹異象他們見過許多,真神誕生,天會歡喜,真神隕落,天會悲鳴。

可咆哮,憤怒,卻還是第一次。

尤其是天庭大陸內,這里感應最為明顯,不少真神都微微皺眉。

發生了什么?

“是誰,做了什么事,惹怒了這蒼天?”靈生神使走出大殿,看著天空微微蹙眉。

天怒!

這一位上古神使,還是知道一些的。

有人激怒這蒼天了。

據說當年四位神帝證道,打破神途極限時,都有天怒異象。

可愛萌妹紙

還是逆天帝。

據說逆天帝后期達到什么程度?

俯仰行走之間,皆有天劫伴生。

所過之地,寸草不生。

這便是逆天帝。

逆天到,天罰誅殺他十萬年,卻依舊未能將其殺死。

很顯然,楚巖現在還沒有達到這種程度,雖引來天怒,但天劫天罰并未降臨,可這依舊足矣讓許多真神皺眉。

天喜,天悲,天怒。

這三大異象中,天喜天悲,在上古幾乎保持一種平衡,發生在真神生隕之間,唯有天怒,極少出現。

天庭大陸,光明神殿。

光明神使邁步走出,看向天穹怒焰,再掃視帝皇脈,獨喃聲:“是他么?可不對,仙墳之時,他便已經成神,成神,還能走逆天路?”

可這時,光明神使神色微微一變。

“那小子……不會牙根沒有成神吧?”這時,光明神使突然有一種大膽無比的想法。

“當日大戰,他成神在仙墳之內,雖然天地共振,可天道中似乎并未有新的神源多出,不,有神源出現,因為當日復蘇了許多真神,可具體幾位,是誰,太久遠了?!?/p>

“所以楚巖具體成神與否,是否在天道中誕生神韻,哪怕是本座也無法分辨?!?/p>

光明神使思緒百轉。

“若是真的……沒有成神,便擁有神級道源,堪比一般神途兩萬米的強者……這要是在質變一次……”此刻,哪怕這一位上古年間便存在的神使,內心都忍不住跳動起來。

當然,這個想法很快便被光明神使否認了。

若真是如此,這天逆天了,比逆天帝還逆天。

太可怕了。

“看來找機會,要接觸一下這小子才行?!惫饷魃袷瓜氲?。

此刻。

帝皇脈內。

劍影連天。

楚巖迅速出劍。

萬米封禁此刻已經破碎,可還有一些細小的遺留,此刻正在被可怕的劍暴一點點摧毀。

與此同時,楚巖的氣息也在瘋狂提升、暴增。

此刻,楚巖只感覺體內的氣血都沸騰起來、力量正在成倍的增長,骨骼、血肉、道源,在數量上其實并未增加,可卻變的更加堅固、凝實,強度在提升。

這種感覺,太舒服了,楚巖感覺整個人都充滿了力量。

“轟!”

再次有一道可怕的光束沖天,驚動云霄。

旋即,只見他的圣路迅速朝前延伸而去。

咔嚓!

那一直封禁的萬米大關,在這一刻瞬間破碎。

轟??!

天地搖晃。

一條萬米圣路,此刻懸空在楚巖的頭頂上空。

真正的萬米。

楚巖這一刻也睜開眼眸,肌膚泛紅,體內的力量不斷涌出。

突然,楚巖一拳轟出。

轟!

天裂!

“道源十萬!”

楚巖自己都有些震驚,真的成功了!

打破封禁,道源質變了。

當然,楚巖能感應道,體內的力量還沒有完全蛻變完成,不然他一拳應該能打出超過十一萬的道源,這便足夠了,至少他第一步猜測的沒錯。

“現在就看完全蛻變后,我能否再將神途融入圣路了,一旦能……我便是神王!”楚巖內心激動。

這時,楚巖緩緩起身。

此行帝皇脈,收獲不小,他能打破封禁,多虧了這里純度極高的神韻,否則光是他之前的消耗,便不知要用幾億道源石來支撐。

“看來該離開了啊?!?/p>

楚巖看向帝皇脈,眼眸中閃過一抹厲色。

有些事,也該解決下了,不然總是跟著一條尾巴,在天庭中行動多少有些不利。

——

“嗡!”

很快,帝皇脈有空間撕裂,楚巖破空走出。

剛一出帝皇脈,他能感受到,自己瞬間被盯上了,但他不急,繼續朝前行走,差不多行走一段距離,他周圍的空間瞬間變化。

被封禁了。

楚巖目光瞬間一冷,轉身看向后方,一道和自己有幾分神似的身影出現,穿著灰色道袍,正是天變。

“哥。這是何意?”楚巖看向天變。

“不是天妒,是誰!”天變聲音冷酷,楚巖目光一縮,低聲道:“我聽不懂在說什么?!?/p>

“是么?”天變悲憫一笑:“天妒不可能成神的,他的神途,早就破碎了,而,成神了,的神途,也不是天妒的神途?!?/p>

楚巖眉頭皺下,神念中探測一下之前奪來的天妒神途,這才發現,那一條神途上卻是有一個缺口,令他暗嘆一聲大意。

可旋即,楚巖平靜下來,沖天變笑道:“那或許,我另有機緣呢?”

“不可能的!外界雖一直誤會我們二人,可妒兒與我實則關系極好,他的一切我都知道,他有機緣,我一定會知道?!碧熳冋f著,心更痛。

楚巖點頭,失策了,旋即,他容貌逐漸變換,化作一英俊無比的身姿,站在天變對面。

“仙域楚巖?”天變目光一縮,昔日大戰,九天都有投影,他自然也見過楚巖,此刻心只感覺更冷:“這么說,其實天庭大陸根本沒有魂王族的潛入,一切都是胡說的?”

楚巖不可置否的聳了聳肩。

天變怒意更盛,冰冷道:“無論要做什么,都不該傷害妒兒的,該死!”

“嗡!”

瞬間,天變出手了,化作可怕的颶風殺出。

一道滅世劍芒,瞬間沖著楚巖斬去,一劍直接斬出十萬以上道源。

楚巖看向滔天劍芒,神色凝重,兩人如今實力其實相差不多。

而且他剛達到十萬以上道源,力量遠不如天變穩固。

可瞬間,楚巖出劍,一劍斬出,一樣超過十萬的道源。

天變目光一縮,他多少是了解過一些楚巖的,當日仙墳大戰,楚巖最多也就攻出一道超過七萬的道源,這還是借道后,付出極大代價的情況下。

可現在,他并未借道,一劍便斬出十萬。

這令天變目光更冷。

全力攻出。

“轟!”

瞬間,楚巖被轟飛極遠一段距離。

三萬米真神,實力還是太強了。

可楚巖一樣不敢大意,強挺著滅世的劍芒朝前。

他沒辦法,天變必須死,天變不死,他便會暴露,等到時候,天庭大陸的人知道自己在此,決不會繞過他。

無關對錯。

“殺!”楚巖迅速斬出,這時,地面瞬間崩裂,兩人眨眼間交手數百次,帝皇脈外的天穹都裂開了。

天庭大陸。

不少神級強者紛紛入空,眉頭緊皺。

真神開戰了!

而且還都不是弱者,都是道源超過十萬以上的級別。

“帝皇脈附近?”

“是誰?”

下一刻,天機殿內,天機殿主迅速破空。

天妒還在帝皇脈。

另一方,北冥殿主、崇光殿主幾人一同入空,全部朝著帝皇脈附近趕去。

戰場之內。

楚巖眉頭皺下,他也感應到了,有真神正在快速朝這里靠近。

此刻,他憑借法身的特殊性,還不至于被人發覺,可一旦被靠近,那便真的懸了。

不能再等了,必須要速戰速決。

想到這,楚巖抬頭看向天變,心一橫。

“融!”

“轟??!”

楚巖瞬間借道,七大法身齊出,數條圣路快速朝著本尊的一條大道靠攏,旋即,搭建在一起。

“轟!”楚巖本身的氣機這時也瞬間暴增,七大法身的圣路在楚巖打破萬米封禁時,也都破開了,但沒有體魄和魂魄的質變,可加在一起,仍然達到七萬之數。

瞬間,楚巖的力量狂涌。

十七萬道源!

這已經無限接近神王了,達到至強神的級別。

“雷霸前輩!幫我攪亂這一方天地,快,我要殺他!”楚巖這時喝聲,現在他的一擊,太強了。

雷霸神帝也不廢話,借助楚巖一道法身,溝通天地之力,頓時一片雷霆劈下,在天穹間引出一個巨大漩渦。

“星辰劍訣!”

“殺!”

劍影高舉,瞬間,千萬星辰與楚巖融為一體,星辰同輝,一劍對準天變殺去。

感受

到那可怕的劍光,天變臉色也變化下,他能感受到,這一劍,他擋不下,突然自嘲一笑:“妒兒……哥最終還是失敗了……可哪怕死,哥也絕不會繞過他,別急,很快哥便來陪了!”

“斷!”

下一刻,天變整個人都變得瘋癲起來。

咔嚓一聲!

三萬米的神途,一下碎裂開,力量迅速溢散。

“噗!”楚巖遭受到可怕的沖擊,臉色也為之一變,吐血倒飛。

這時,楚巖看向天變,剛剛那一擊的力量竟超過二十萬道源。

達到神王級了。

楚巖目光皺縮。

在天變的力量當中,竟有一些熟悉的感覺。

逆天路?

之前楚巖一直不解,為何自斷圣路,溢散出的力量會大幅度超過本身。

但現在,看著天變,他隱約有些懂了。

圣路自斷,或者說神途自斷的一瞬間,將萬米的封禁打碎了。

也就是說,此刻的天變,是處于兩次質變當中。

神途和打破封禁共存的情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