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g22 yz丝瓜app下载los

“們的精神力都不夠消耗的,別反過來讓雪魂鳥控制了?!?/p>

看顧文有些漫不經心的,殷東又嚇唬了一下,就是怕顧文這個膽大包天的家伙不信邪,非要用馭獸術馭役雪魂鳥,不小心把自己給玩壞了。

其實,蠢鳥己經成了他的獸寵,有蠢鳥控制雪魂鳥群,它們肯定不敢傷害顧文他們的。但殷東還是擔心會出什么意外,救援都來不及。

“文子,我離開之后,記得用龍元喂食蠢鳥?!币髺|說完,又交待蠢鳥要聽顧文的話。話剛說完,他就看到顧文弄了一團龍元給蠢鳥,結果蠢鳥扭頭嫌棄了不說,小炎雀直接一口火球噴出來,燒了那團龍元。

再然后,小炎雀和蠢鳥都湊到殷東身邊,四只眼睛瞪著殷東,那意思很明顯,就是只要殷東給的龍元。

殷東彈了這兩只鳥各一個腦瓜蹦兒,沒給蠢鳥和小炎雀龍元,而是把龍元弄了兩團扔給了顧文,就匆匆離開了雪域。

從雪域空間門出來,殷東把殘鼎挖了出來,也沒感覺到有什么變化。從大廈出去后,他直接挖了不少冰塊放在渦墟里,再把殘鼎扔在冰塊上。

至于這么做有沒什么用,他也沒管了,盡人事聽天命吧。要是這樣做不行,就只能讓秋仲文來東海市了。

返程,殷東仍然是從海里游回去的,又收割了一波從深海逃過來的海怪血肉精華。源源不斷的血肉精華被吞噬,那感覺簡直不要太美妙了。要不是沒時間,他都想就這么來回刷怪,清理這些來自深海的海怪了。

“東子,是出國旅游了一圈才回來的嗎?”

凌凡見了面,就忍不住抱怨,嫌棄殷東在外面耽擱的時間太長了。下一秒,他不吭聲了,目光都被殷東丟出來的元珠吸引。

在殷東家的小院里,一堆白猿的元珠,一堆雪魂鳥的元珠,熠熠生輝。兩堆元珠都有白金級的元珠閃耀著迷人的光彩,不,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雪魂鳥白級金的元珠有一百多顆,簡直要閃瞎凌凡的眼了。

阿蒙的天空

過了好久,凌凡忍不住驚嘆:“我勒個去??!東子,在哪里弄了這么多極品貨色,簡直要閃瞎哥的鈦合金狗眼了!”

凌凡高興壞了,在聽說雪魂鳥精神力強大,能攻擊靈魂之后,他的一雙眼睛就更亮了。

雪魂鳥的白金級元珠有一百三十三顆,殷東給顧文留了十三顆,其余還留了一些黃金級的,余下就都帶回來了。這時,他也都如實跟凌凡說了下。

凌凡就問:“呢?不打算吸收雪魂鳥元技?給留幾顆白金元珠吧?!辈还苁且髺|的功勞,還是做為白山基地的最強者,他覺得有必要讓殷東吸收雪魂鳥元珠,增強實力。

“我新收的獸寵蠢鳥是一只雪魂鳥王,就不用浪費元珠了?!币髺|很淡定的裝了個逼,被各種羨慕嫉妒的凌凡捶了兩拳,嘿嘿一笑,又問什么時候進灰島秘境。

這一次凌凡打算親自帶隊過去,己經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沒辦法,基地的人太久沒見過陽光了,只要能去的,這一次都想過去。

殷東又給了一個建議:“灰島秘境的那種灰霧,能讓人神智不清,變得暴虐嗜殺,這其實也是精神力太弱了,要不要把雪魂鳥元珠都發下去,或許戰士們吸收了之后,能吸收到精神系元技,就能抵抗島秘境灰霧對神智的影響呢?”

“咝~~”

凌凡倒吸了一口涼氣,兩眼猛的瞪大了,直勾勾的盯著殷東,看著就像是要撲上去咬他一口的架勢。

殷東一頭霧水,他說錯什么了嗎?

“哈哈哈……”

隨著凌凡一陣狂笑響起后,又是一陣興奮的吼叫:“有道理??!東子,這腦子真沒白長!要真是這樣可行的話,就把雪魂元珠都給科研所的老專家們,他們就能自由出入灰島秘境,而不用受遙控指揮戰士們操作了,能省時省人力,省好多事兒??!”

殷東無語。

這人跟瘋了一樣,至于嗎?

凌凡很堅定的告訴他,至于!

“東子,先把第一批人帶進灰島秘境,讓他們做營地基礎建設工作。然后,把人扔島上了,就趕緊回來,科研究的老家們吸收元珠,還得在旁邊盯著比較安全。這可都是基地的寶貝疙瘩,損失一個都是巨大的損失??!”

凌凡興奮的給殷東布置了任務之后,又琢磨著要去找大灣村的村長,這段時間征用后山淬體血池,給要吸收元珠的老專家們淬體。

殷東看他這么興奮,不由有些擔心,怕他樂極生悲,趕緊提醒:“別忘了,等級越高的元珠,要吸收的話,對實力的要求越高。那些白金級的元珠,不要給他們吸收了,黃金級元珠吸收也要謹慎?!?/p>

“知道了!”凌凡興奮歸興奮,也不會那么冒失的,直接讓科研所的老專家們去吸收黃金、白金級的元珠。他肯定是要老專家們吸收低等級的元珠。只可惜沒有黑鐵、青銅級的,所以,他從一開始就是打算讓老專家們吸收白銀級的元珠。

凌凡小心翼翼的把所有的元珠都收到他的渦墟里,又忍不住嘚瑟:“老哥現在竟然會發愁元珠等級高了,這真是一種幸福的煩惱??!”

殷東想看他笑話,慫恿道:“凌哥,試下白金級的雪魂鳥元珠吧。修煉的可是《天龍真解》,區區一個白金級的雪魂鳥元珠,對應該不難吧?”

“這是想坑哥嗎?這小子壞得狠!”

凌凡給了他一個鄙夷的眼神,又忍不住拿了顆白金級的雪魂鳥元珠,看到元珠那迷人的光彩,心跳開始加速,豁出去了說:“都能收服一只活的雪魂鳥王,哥還能對付不了一顆死的元珠?”

他直接煉化了這顆元珠,就感覺到腦子里像多了一個抽水機,把精神力瘋狂抽走,讓他有一種世界要崩塌了的感覺。

完了!

這下真是要把自己玩死了!

凌凡快哭了——假如他還能哭出來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