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荔枝微课app下载安装

楚彥華低頭看著水里兩人相握的手,另一只手里則緊握著他給自己的外衣。

她想,她愿意嫁給這個男人,這個愿意在危險的時候幫她的男人。

他對她應該也是喜歡的吧,不然為什么要對她這樣好。

成蘭亭站起身仔細看了看,方才追著他們的馬蜂已經沒有了,他叫著還在水里楚彥華跟楚彥承道,“已經沒有馬蜂了,你們都起來吧?!?/p>

說完手上微用力將還躲在水里的楚彥華拉了起來,“楚小姐,你怎么樣還好嗎?”

楚彥華抬起另一只手將臉上的水擦去“我沒事?!?/p>

成蘭亭松開握著楚彥華的手,“如果沒事的話,我們上岸吧?!?/p>

楚彥華被松開了手,心里略有些失落。一邊的楚彥承走進來扶著楚華“姐姐,我們上去吧?!?/p>

三人上了岸,楚彥華見到成蘭亭額頭,臉龐都被蜇出好幾個包,“成公子,你還好嗎?”

成蘭亭意識到她指的是被馬蜂蜇的包,回答道,“沒事,回去將里面的毒刺挑出來再涂些藥就好了?!?/p>

一陣微風吹過,楚彥華與楚彥承同是打了個冷顫,成蘭亭道“這里離圍場不遠,想必營帳也已經扎好了,我們回去吧?!?/p>

成蘭亭說完便領頭向圍場走去。

軟萌少女大眼圓臉丸子頭發型戶外俏皮寫真圖片

楚彥承跟楚彥華在他的身后跟著,楚彥承擔心道,“姐姐你不好嗎?有沒有被馬蜂蜇到???”

“還好,幸虧有成公子的外衣,只被蜇到一兩處,你呢?”楚彥華擔心的問。

楚彥承道,“我也是被蜇到了一兩處,這馬蜂蜇真的好疼啊。我剛才看了下成公子至少被蜇了十幾處,應該會更疼吧?!?/p>

楚彥華看向成蘭亭,要不是他將外衣讓給她,也不會被蜇的這么慘的。

“姐姐,我覺得成公子不錯配做我的姐夫?!背┏袦惤┤A的耳邊輕聲道。

楚彥華雙頰微紅,睨了眼楚彥承,“你亂說什么呢?!?/p>

“我哪里有亂說,你看剛才那樣的情況成公子可是將自己的外衣給了你,知道你不會泅水還拉著你的手陪著你,多好的男人啊?!背┏欣^續說著,姐姐表面一副讓他不要亂說的生氣模樣,可其實他知道姐姐心里開心著呢。

楚彥華聞言,臉上露出的一抹笑意,“他很好?!?/p>

楚彥承笑著沒有說話,姐姐這是越看夫君越滿意呢。

三人還未走到圍場便迎面遇上夜思天與卓亦青兩人。

成蘭亭看到兩人腳下微頓,他們……

幾人走近時,成蘭亭對著夜思跟卓亦青點了下頭。

卓亦青看著渾身濕漉漉的三人略有些驚訝,“成公子,你們這是?”

“說來話長,說簡單點就是被馬蜂追的跳下了河。這會還挺涼的,我們先回去換身衣服?!背商m亭說。

卓亦青點頭,“恩,快回去吧?!?/p>

成蘭亭眼神從夜思天的臉上略過,張了張嘴卻是什么也沒說。這么多人在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也不知道她還有沒有在生他的氣。

成蘭亭與夜思天擦肩時,仍是忍不住的看了眼她??墒且顾继靺s是看也沒看他就跟著卓亦青離開了。

成蘭亭心中微苦澀。

“成大哥,你怎么了?發什么呆呢,怎么不走了?”

成蘭亭回過神來看著楚彥承,“沒怎么,走吧?!?/p>

楚彥承走在成蘭亭的身邊“我以后就叫你成大哥怎么樣?”

“你喜歡就好?!背商m亭回道。

“那行就這么定了,我以后就叫你成大哥了。成大哥,剛才謝謝你保護我姐姐?!背┏姓f。

成蘭亭不在意道“不用客氣,剛才那樣的情況不管是誰我都會這么做的?!?/p>

成蘭亭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么也不知道楚彥承在跟他說些什么,他所有的心思早已經飄到方才遇到的兩人身邊去了。

夜思天跟卓亦青不是已經不在一起了嗎?難道他們又重新在一起了?

想著成蘭亭心口處微痛,或許之前他們只是吵架而已說不定現在已經和好了。

和好了嗎?

成蘭亭只覺得自己的心空了一大塊般。

三人走回圍場里,成蘭亭便跟兩人告別走向自己的營帳。

營帳外的徐大勇跟徐小勇見成蘭亭身濕透,擔心道,“成將軍,你怎么了?”

“沒事,給我準備些水來,我沐個浴?!?/p>

成蘭亭魂不守舍的的脫衣,沐浴,穿衣,一切結束后他濕漉的長發散在肩上也不擦,就這么坐在床邊,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做。

腦子里除了夜思天還是夜思天,她跟卓亦青又和好了嗎?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徐大勇從外面走了進來“將軍,外面有個自稱楚彥華的小姐說要見你?!?/p>

“就說我正在休息?!背商m亭說。

“是?!?/p>

徐大勇離開后很快又走了進來,手里還拿著一盒藥膏“將軍這是剛才那個小姐送過來的,說是讓將軍涂在臉上傷處的?!?/p>

“放到一邊吧?!背商m亭在就要上躺了下來,“大勇我休息會,不要讓人打擾到我?!?/p>

徐大勇看著成蘭亭這副模樣有些擔心道,“將軍你頭發還濕著呢,現下才剛初春,容易生病的,不如先擦干了再休息吧?!?/p>

“不用了,你出去吧?!背商m亭說完便閉上了眼睛。

徐大勇見勸不動沒辦法的轉身離開,帳外的徐小勇見自己哥哥一臉愁容的出來,“哥,怎么了?”

“也不知道將軍怎么了整個人好像都有些不開心?!毙齑笥禄卣f。

“將軍不開心?為什么???”徐小勇問。

徐大勇搖頭“算了,這些事情也不是我們能管的,還是站好崗才是?!?/p>

成蘭亭醒來的進候營帳里已經點起了蠟燭,他微遮著眼睛起身,他睡很久了嗎?

“嘶”

頭處傳來一陣疼意,他抬手揉了揉才發現自己頭發還沒有完干,突然有些后悔沒聽徐大勇勸先擦干了頭發再睡,現在頭疼了。

“唉喲?!比嘀^的手突然碰到被馬蜂蜇的一處傷處,疼的成蘭亭直抽抽怎么這么疼?

他走到銅鏡前,“??!”

“怎么了,將軍!”帳外聽到尖叫聲的徐大勇與徐小勇掀開帳簾便闖了進來,卻看到背對他們面對著銅鏡的成蘭亭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徐大勇跟徐小勇對視了一眼,徐小勇試探著往前走,“將軍,你怎么了?”

“大勇,小勇,我成豬頭了?!?/p>

徐大勇跟徐小勇還沒來得想這句話是什么意思,已經看到成蘭亭轉過身來。

兩人也才看到成蘭亭的臉。

徐大勇跟徐小勇驚愕的嘴巴都張開,“將軍,你的臉……怎么腫成這樣?”

只見成蘭亭的額頭,兩頰還有下腭甚至耳處都紅腫不已。

成蘭亭這才想起來,回到帳里以后浴完浴他就睡了,忘了處理馬蜂蜇的傷處所以現在才會又紅又腫,那些傷處現在一碰更是痛的不行。

成蘭亭嘆氣“這都是被馬蜂蜇的, 大勇你去叫個太醫來?!?/p>

他現在這樣只怕已經不是涂涂藥就行的了,他明顯的感覺傷處灼熱,刺痛的感覺。

“是,我這就去?!毙齑笥铝⒓崔D身離開。

成蘭亭看著銅鏡里的自己,看著看著突然笑出聲來,“這么仔細一看倒跟我以前胖的時候有幾分相像?!?/p>

徐小勇佩服自己將軍這個時候還有心情開玩笑,他不得不提醒他一件事,“將軍,方才成大將軍派人來說,讓將軍別忘了辰時參加春獵的篝火晚宴?!?/p>

成蘭亭摸著傷處的手停住,他怎么把這件事給忘了!他又看了眼銅鏡里的自己,他要頂著這樣一個豬頭去嗎?

成蘭亭有些絕望,他很肯定如果頂著這樣一張臉去是一定會被笑的。

可以不去嗎?成蘭亭認真的想了想最后發現不行,他若是推說身體不舒服可明明下午的時候大家見他還好好的,怎么說不舒服就不舒服了呢。

“太醫怎么還沒來?小勇你去催一下?!睕]事或許太醫能有辦法先消了腫,只要先消了腫就算是有些紅色的傷口倒無礙,晚上也看不出什么。

成蘭亭沒有想到,很快自己這點的希望都被太醫打破了。

看著憋笑憋的極辛苦的太醫,成蘭亭心里也很委屈“太醫,若是消腫的話需要多長時間?”

“我方才已經處理了所有的傷處,里面的毒尖也已經被挑出來了。只是消腫的話至少要到明天這個時候?!碧t說。

“這意思是,我明天白天一天都要頂著這個豬頭?”那他怕是不能出營帳了。

太醫聽了成蘭亭的話實在是忍不住了,他輕笑出聲,“成將軍還是不要這樣說自己臉的好?!?/p>

“算了算了,這個時候再生氣也沒辦法了?!闭l讓他自己回來不先處理了傷處光顧著傷心呢。

太醫拿出一盒藥膏放到桌上,“成將軍這藥膏你晚上睡覺前涂一次,明日的白天的時候再涂三次直到完消腫就可以不用再涂了?!?/p>

成蘭亭點頭,“恩,好的,麻煩太醫過來走了一趟了?!?/p>

“成將軍言重了,對了在消腫前最好也不要喝酒,忌口辛辣?!碧t說道。

“好的,大勇送太醫回去?!?/p>

太醫走后,徐小勇問“將軍,快到辰時了該去參加篝火晚宴了,你需要換身衣服嗎?”

成蘭亭低頭看了眼自己一身白衣,“換,把我拿套黑色的衣服來?!?/p>

“是?!?/p>

晚間穿黑色是不顯眼了,希望別有太多人關注到他才行。

成蘭亭這樣想著不代表事情就會這么發展,他剛出營帳去篝火晚宴處走去使已經巡視的禁軍看到了臉,帶著一臉的笑意離開。

成蘭亭不知道的情況下,幾乎是整個圍城的禁軍都知道,成小將軍的臉腫成了個豬頭。

然后成蘭亭便發現,怎么一會有一隊禁軍從他身邊巡過,一會有一隊禁軍從他身邊巡過? 帶出來來的禁軍也沒多到走十步就有一隊禁軍巡視走過吧。

成蘭亭這般想著便看到另一個方向,夜思天以及她的兩個哥哥,笑笑還有沐夕跟卓亦青一行六個人一同向晚宴的方向走去。

成蘭亭下意的轉過頭,抬起手遮著自己的臉希望對方沒有看到他。

“成大哥!”成蘭亭手遮著臉回頭,楚彥承跑了過來,“成大哥,我聽說你的的臉腫的很厲害,是不是下午馬蜂蜇的???我姐不是給你送來了藥嗎?我跟姐姐都涂了,傷處只是有些紅沒有腫,你怎么會腫???是因為被蜇的太多嗎?”

成蘭亭干笑了幾聲,“沒事沒事,就是有些腫而已?!?/p>

楚彥華也跟著走了過來“成公子,聽說你的臉腫的挺嚴重的還好嗎?”

“恩,還好?!背商m亭余光看著夜思天一行人的方向,看著他們越來越近,心里也有些急可千萬不能被夜思天看到。

“成大哥,你一直遮著臉做什么?是不是真的很嚴重?讓我看看吧?”楚彥承心里是有些愧疚的,要不是他今天下午砸鳥的時候沒有看到那個馬蜂窩也不會害得成大哥被馬蜂蜇了。

“沒事沒事,真沒事?!背商m亭邊說邊關注著夜思天。

夜思天聽到楚彥承的聲音也停了下來,一路走過來聽著禁軍在議論他被馬蜂蜇腫了臉的事情,現下心里倒有些好奇被蜇成什么樣子了。

看到夜思天停下腳步,成蘭亭心中微涼,這是躲也躲不掉了。

眼邊還響著楚彥承一直叫嚷著的聲音,成蘭亭心煩算了算了,這么遮遮掩掩的也沒意思過會總不能一直遮著吧。

他放下遮擋著的手,“就是腫的有些厲害,不要緊?!?/p>

一直叫著要叫叫他臉的楚彥承看到成蘭亭的臉后,忍不住想就想笑,可是成蘭亭冷著的臉又連忙忍住,“成,成大哥,怎么會這么嚴重?”

楚彥華也是一臉的震驚,“成公子,你臉腫的這么厲害叫了太醫了嗎?”

“恩,已經叫了,太醫說沒什么大礙,涂些藥明天這個時候就消腫了?!背商m亭向夜思天的方向看去若是自己這樣能逗她一笑也算是值得了。只是看過去時才發現夜思天一行人已經離開向晚宴處走去了。

明明不想讓她看到的,可是發現她真沒看的時候心里又有些失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