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视频最新app地址

荒草叢中,顧文悄悄的退走,一臉的郁悒。他控制了竹山縣城的大陣之后,就開始追擊小九跟王釗,卻不料他們藏身的那個廢墟里有一條地下通道,直達城外。

他耽擱了一點時間,沿著那條地下通道追出來,結果繞了一個大圈子,只發現了王釗藏在荒草叢中,卻不見小九,頓時明白兩人是分開逃的。

為了等小九來跟王釗會合,殷文一直藏在遠處的荒草叢中,暗中監視著王釗,但是他等到了跟王釗會合的人,卻不是小九,而是圣門的馮長老,他沒敢冒頭,直到馮長老走了以后,他準備殺掉王利之后離開,沒想到王釗被那頭老狼咬死了。

看到王釗的下場,顧文也沒什么可高興的,畢竟小九還是逃了,而那個女人懂四九歸元陣,要破陣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要是馮長老沒有來接應小九,顧文還打算繼續搜尋小九,但現在沒意義了,小九那女人心思縝密,一定躲在一個安全的地方,看到了馮長老才會現身,而他打不過馮長老,所以,現在還不如回到白山基地去。

說到底,自動運行的陣法,總歸是不如有人主持的陣法威力更強。無論如何,他都要盡最大努力去……贖罪!

顧文此刻內心里無比的歉疚,要不是他喜歡上了小九,給了小九研究基地大陣的機會,小九就算帶著那些圣門弟子逃出基地,對基地也不存在什么威脅。

都是他犯下的錯,是罪,卻要讓整個基地承擔覆滅的危機,他真的是百死莫贖!

從荒草叢中,顧文如同一頭受傷孤狼,穿行在狂風暴雨之中。己是入夜,雷聲轟鳴,濃黑天幕上不時扯過一道耀眼的電光,像是把天幕撕開一道道口子,雨急風狂,地面的荒草叢積水己經漫過了低洼地的草尖兒,水位還在持繼上漲之中。

也不怪圣門急于搶奪白山基地,實際上在這樣的雨季中,能找到合適的生存之地并不容易。不僅需要合適的居住地,還要有足夠的人手收集與生產生活物資,像白山基地上這樣運作良好的基地,又有幾十萬人口基數,比京城更適合圣門扎根并發展。

直白的講,就是圣門占據了白山基地,就能奴役白山基地的人,奪取基地的資學有所成,發展壯大圣門。當然,圣門也會從基地挑擇天賦不錯的孩子,收錄為弟子,為圣門補充新血。

圣門上下都相信,只要占據白山基地后,放出圣門招收弟子的消息,基地那些普通人都會感恩戴德,會甘心情愿接受圣門管理,或者說奴役。

深秋時節在街頭偶遇呆萌美眉

但,對于白山基地的人而言,絕大多數都是不希望圣門攻破基地大陣,被圣門奴役的。畢竟,修煉功法,基地里可以兌換。而基地的秩序也有華國軍方維持,在這個災難紀元,更是難能可貴的。

顧文進入白山基地的大陣之中,距離東?;爻遣贿h,他并沒有進城,而是從城外繞過,穿越叢林,抵達臨?;爻峭?,就能聽到圣門弟子在外面攻打大陣的轟響。

凌凡帶的那些人都己經撤回來,跟集結起來的戰士們一起,都在臨?;爻峭鈬狸囈源?,望著大陣外的圣門弟子跟秦家子弟發出的攻擊,發出各種光華,聲勢駭人,卻都被陣法防御罩擋住,一個個臉上浮現的不是慌亂,而是振奮,無比的振奮。

此時,鐘將軍跟凌老爺子也都過來了,跟凌凡站在一起,他們的身形挺拔,筆直如標槍,透出一股凌厲氣勢,以及高昂的戰意。

“比起天災沖擊的威力,這些圣門弟子跟秦家子弟的攻擊,還是要弱一些?!绷枥蠣斪宇H為中肯的發表評論。

鐘將軍微微頷首,低嘆道:“幸虧殷東給基地布了這個大陣,要不然別說扛住天災,就是這些圣門弟子跟秦家子弟來襲,我們就擋不住?!?/p>

凌老爺子看了一眼沒說話的孫子,又問:“只守不攻,不知道對大陣運轉會不會有什么影響?”

“沒有影響?!?/p>

回答的不是凌凡,也不是鐘將軍,而是鬼魅般出現在旁邊的顧文。雖然顧文跟殷東和小寶不一樣,還需要用陣符控制整個基地大陣,但他可以用一級陣符,也是在大陣覆蓋范圍之內,就能控制整個基地大陣。

所以,此刻顧文能清晰的感知到大陣運行的情況,并不是超負荷運轉。

大陣承受的攻擊能量,有相當一部分被吞噬,再加上大陣可以從地下靈脈跟海水中汲取能量,大陣運行處在一種良性循環的狀態,不僅可以扛住外面的攻擊,還有一部分能量被大陣吸收轉化成陣法之力。也就是現在沒人控制大陣,才沒有凝聚陣法之力反擊。

“文子,回來了……”話到了半,凌凡欲言又止。

顧文苦笑了一下,搖了搖頭,讓凌凡等人的心也往下一沉,知道他的意思是小九逃走了。

凌凡深吸了了一口氣,沉聲道:“那我們就做好最壞的準備了。文子,去找小寶,在大陣沒破之前,利用陣法之力先干掉一批敵人,時間盡量拖長一點。鐘將軍去導彈基地,爺爺去兵工廠,周鵬宇,軍艦那邊由負責了?!?/p>

其他人都應聲離開,顧文沒走,對凌凡說:“去找小寶,教他利用陣法之力攻擊外面的敵人。我能隨意進出大陣,等下我帶著我閨女出去偷襲?!?/p>

說話之時,顧文舔了舔嘴唇,眼里閃過嗜血的厲芒,就像一頭叢林中潛伏的孤狼,盯上了獵物。

他所說的閨女,自然是變化進化的???,聽得凌凡嘴角抽了抽,卻也沒反對,以顧文的實力,再加上那株詭異的???,要是偷襲的話,還真是讓人防不勝防。

“行,那我去找小寶了?!绷璺菜斓拇饝?,迅速朝大灣村趕了過去。

小寶留在了大灣村自家小院前的海灣里,那里有他師祖在海底弄的水下樂園,并有陣法防護,所以,殷東離開了基地,凌凡就派人帶著小寶來了這里。

看到凌凡趕來,小寶游到岸邊,手腳并用的爬到岸上,歡快的喊了一聲:“凌叔!”

凌凡彎腰把小寶抱了起來,帶著保護小寶的戰士回了殷家小院,見到坐在檐下躺椅上的蔣天佑,他不由得怔了一下,師叔這樣子是不是太悠閑了一點?